amour et liberté.

【三乐】让世界毁灭 02

*第二人生 敖三×念念 米乐(搞水仙真快落)

*总裁×高中生

*前文请戳  01



若要米乐自己说,他的生活本身就乱成一团,现在这一团里,又掺和进一个敖三。

就比如现在,他走在少人的街道上,又看见了敖三那辆车。车开到他旁边停下,敖三打开车门走出来,站定在他面前:“今天不是周二吗?这个点你怎么在这?”

“您平时工作就是看着我吗?”米乐清清爽爽,没被人打也没喝醉,终于拣回回嘴本事,“看您这打扮这车也是做着很好工作的人,就上您的班去吧。”

十几岁的高中生少年哪里知道,眼前这人虽然开着低调奔驰,工作却是一点儿也无需他操心,只要他愿意,他大可以丢下公司整天在家睡大觉。奈何他是个好儿子又是个好哥哥,每天兢兢业业经营家族产业之一,又免不了虚荣爱听人叫他一句敖董。

“逃学?”敖三不理会米乐话里话外的挑衅,看了看身上临走时换上的卫衣,“一起啊?我逃班。”

 

拐过一个破旧街角,巷子里藏着个老式游戏厅,敖三看着米乐推开门,还在想最后一次见这种游戏厅大约还是十岁有余年代,就看见里面与他那个年代的陈设不太相同,一半是老式机器一半是网吧。米乐熟门熟路地坐到一台电脑前,抬起头来招呼他:“跟我来了就一起玩吧。”

一个小时之前,助理比他后到了办公室,说话间提起,前两日他在酒吧接的那个男孩现在正在十八中附近闲逛,明明应该上学的时间,怕不是在逃学。敖三听了这话,默默摸到更衣室把西装换成了黑色卫衣和深蓝色牛仔裤,跟助理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

米乐轻车熟路打开绝地求生,敖三坐在他旁边,一看他打开了自己最熟悉的游戏,也打开steam登录,米乐看了一眼敖三面前的电脑屏幕,手上拿着耳机正打算戴上,问了一句:“双排来吗?”“来。”敖三已经戴上了耳机,他的声音一半通过二人之间的空气,一半被自己的耳机阻隔,似乎听不真切。

背景音乐响起,二人相似的形象相似的装扮,站在战火明灭的荒野上,房主米乐一个确认,二人便被传送至海上出生岛,不一会又登上飞机。

“我跟你跳。”敖三那跟自己相似的声音通过耳机传来时,米乐一时之间有些恍惚,然而还是迅速反应过来,打开大视野地图查看航线和合适的落点。

 

米乐在这个偏僻少人的网吧里打过多少盘绝地求生,他自己可能都记不得了。无论单排、双排还是四排,他永远冲得最快,射击时最无情,永远是冲锋的那位,手上一把UMP9一把AKM,冲撞又鲁莽。

可是敖三不一样。他的枪位里永远有一把98k,拿到八倍镜他就是整个战场最无情的狙击手,AWM和马格南子弹是他背包里的常客,还不等米乐冲上前去干架,前方的目标就会被后方呼啸而来的子弹一枪毙命。

这配置完全与他们平时的样子相反,论起当校霸的时日,敖三就是拿着攻击性武器冲在最前面,而米乐则提着虚张声势的狠劲,实则整个人淡漠而不羁。

前半局米乐冲在前面,在资源密集区随便捡两把冲锋枪就能干掉不少人,一回头把捡来的M4枪托扔给敖三,敖三就着一把满配M4扫遍世界,不一会就从快递里抢到把98k,由此这片经过混战毫无生机的城镇便成为了敖三的狩猎场。

绝地求生最愉悦便是遇见合适队友,一如敖三米乐,二十多分钟便以吃鸡收场,米乐松开鼠标甩了甩手腕,不看敖三,然而嘴里说着的“好爽”还是通过麦克风和耳机传进敖三耳朵里,敖三默默看着电脑,也微笑起来。

“老式游戏机,会玩吗?”敖三摘下耳机,冲着后方那一台台颇具年代感的游戏机偏了偏头,米乐挑了挑嘴角:“怎么不会,街霸来吗?”

敖三的十几岁,还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刚上初中,和程以清放学在附近游戏厅来一场街霸,看着街机一台一台多起来又少起来,街霸也从街机转到PS转到PSP,敖三简直不能理解米乐这个应该是在那时候出生的孩子怎么会玩这个。

米乐因为游戏而激动的脸庞被街机屏幕的光亮映出来,敖三偏过头去看,错过了米乐放的大招,屏幕上出现大红色K.O,敖三也并不在意,问米乐:“吃饭去吗?”

 

大多山城人毕生乐趣便是火锅,米乐大概不是个例外,敖三想。

米乐轻车熟路拿过菜单来,简单勾了几个菜便把菜单朝敖三推了过去。敖三一看,只一盘肥牛一根火腿肠,剩下寥寥都是素菜。“我请客啊,你这么客气干嘛?”敖三下手点了毛肚鸭肠黄喉鱼肉之类,米乐低下头去,攥着桌上的卫生纸:“习惯了。”

这句话让敖三想起了打架的那天,米乐拎起书包,面对他的关心,头也不回地说:“习惯了。”

习惯了打了架回家被骂,还是家人习惯了根本就不管?现在吃饭也节省,也称是“习惯”,敖三的好奇心像只不安分的小猫,爪子在他心里抓抓挠挠,让他忍不住问出了口:“所以怎么就逃学了呢?”

“你真的管很多。”米乐抬眼看了一下敖三勾过的菜单,似乎是打算避开这个话题,停顿了一下又说,“因为不去学校,就不用欺负向南,更不用面对猴子。”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敖三听得却是心下了然,猴子大概就是那天那个堵着他的混混头子。

“逃学家里也不管吗?”敖三把单子递给走过来的服务生,偏过头去问米乐。米乐摇了摇头:“我爸妈常年在外地工作,已经很久没回来过了。家里只有爷爷奶奶。”

 

米乐这孩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淡漠疏离,但是真正打开了话匣子,还是围绕着热气腾腾的火锅,他也说了很多话。

“你知道吗,对我来说,欺负同学一开始是有趣,后来就变成了任务,让我觉得难受的任务。”米乐喝了一口可乐,咬了一口火腿肠,“你大概不能理解吧。”

敖三想起了自己的十五岁。自己是敖家三爷,敖家在山城黑白两道通吃,然而老爹有意不让他掺和家里的事。上了高中,程以清咋咋唬唬地说漏了嘴,他由此名声在外,轻易不敢有人惹他,直到和程家阿大学校那帮孙子杠上,对方似乎誓要灭灭他的威风,架打得越来越多,怨也越积越深,直到阿大走的那天。

“我一开始可没存心欺负向南,他哥向横在学校里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当个朋友吧,他也不跟我打招呼。后来猴子知道了,让我找他和他的朋友收保护费,那我只能继续欺负他了。”敖三回过神来,米乐还在念,“要是没我,向南跟胡真还指不定被猴子怎么堵怎么打呢。”

后面这句话,让敖三一下子懂得了,为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孩子没有狠劲。敖三从小看惯各种打斗,就算是青春期的他自己也是满身义气里掺着戾气,接手AZY特保公司以来他更是亲自负责选择提拔特保,有狠劲的人他看得多了,米乐就不是。

而且米乐恰恰与这个特质相反。他其实善良,其实脆弱,保护欲里带着别扭,他也就变成了只有个空壳的校霸。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没有朋友。孤僻眼见着结成罩子把他框在里面,他自己就看着这个过程,把这件事当作理所当然。

红油带着辣椒在锅里翻腾着。第三次相遇,敖三似乎把米乐其人看了个六七分。

 

“有手机吧?”他们走出火锅店,敖三掏出自己的手机来,“记一下我号码吧。万一碰到事了,给我打电话。”

米乐抬头,呆呆地看着敖三。两周之前,敖三于他还是一个陌生人,两周之后,他们一起玩游戏,吃火锅,他还要把电话留给自己。

这是为什么呢?米乐思索着,没想出答案,这时他才明白过来,他对敖三,什么都不知道。

顶多知道,他有辆车,上班需要穿西装,身手挺好,跟自己长得像,是在酒吧轻车熟路喝下一杯纯威士忌的大人。

米乐没说话,从兜里掏出手机来,解了锁,看着敖三输进号码和“敖三”两个字,把手机还给自己。

“上车吧,我送你回学校。”敖三说着打开了车门,米乐却站着没动。

“我想好了。”米乐抬头看他,“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想好好上学,好好交朋友。”

其实刚刚敖三在火锅旁听了米乐的话,没有长篇大论。他平和地夹起一片肉扔进锅里,说:“虽然我没有过跟你一样的经历,可是我的十五六岁也并不是很好过。而且,诚实地跟你说,天天打架真的太没意思了。”

这一刻,敖三知道他的寥寥几句,终究是被米乐听了进去。大概他已经困惑了许久,今日跟敖三这样一个不生不熟的人倾诉了出来,也许是在倾诉的过程中把事情想清楚了。

但是这样的决定对于米乐而言,也许并不好执行。敖三想了想,说:“有自行车吗?还是骑车上学吧,溜得能快些。”米乐知道了他这话里“溜”的含义,想想这话也有道理,于是答应了。

 

“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敖三把车停在十八中对面,对正在解安全带的米乐说。

“跟你吃鸡很开心,下次一起。”米乐没看他,回答了一句,然后蹦下车,手机还紧紧攥在手里。

敖三的车缓缓开走了,米乐解锁手机屏幕,盯着敖三的名字,将他的电话设成了个1。


TBC

评论(2)
热度(36)
© Garde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