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et liberté.

【逸我】她说

*短打 和我捞的睡前逸我写作
*前面的这个背景设定来自我捞 后面是我写的
*配合BGM:她说-林俊杰 食用更佳
*晚安🌙

背景:假设敖子逸已经成年偶像了 发展也挺好 小记者和敖子逸因为某些事情闹别扭 然后有一天晚上赶稿到凌晨 突然胃病犯了 她就趴在电脑前低着脑袋 房间里的灯没开 晕晕乎乎的时候听到有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警觉了一下 然后啪嗒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 回头看见满脸疲惫的敖子逸


-
灯光大亮的时候,二人都挂着一脸疲倦,对视的时候,因为前两天的事情,都有点尴尬。他的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圈,摸了摸鼻子,淡然地说:“你怎么又不开灯?”
她不说话,手按住肚子,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眼睛看向别的地方去。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端倪,眉头皱了起来:“是不是胃又痛了?没好好吃饭?”“不要你管。”她口气强硬得把自己都吓了一跳,然而胃里的抽痛又翻江倒海而来,纵使努力如她也还是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
他在原地站了半晌,把外套扔向沙发,自己走向了厨房,不一会她听到微波炉工作时微微的嗡鸣声。然后他走出来,捧着一杯还在冒热气的牛奶:“为什么不自己热牛奶喝?这毛病不是一两次了。”她盯着他伸过来的不容抗拒的手,咬着牙说:“那我现在去热。”“我是那意思吗?”他着急了,拿着杯子的手又伸了过来,她推得太急,杯子连带里面的牛奶一起摔在地板上,泼洒成无法挽回的形状。
她坐着,他站着。那一瞬时间仿佛静止了。她不想收拾了。这一出残局如同她和敖子逸的感情,稍稍一些动荡,便能倾覆个彻底。
说到底,当时就不该爱上他。和偶像明星在一起,爱始终摇晃着找不到归宿,压抑不住、消退不了,也无法像平凡那样汹涌而出。任何一点点事情,都会让她回想起这些艰辛。她不要再这么累了吗?她问过自己好多次这个问题了。
矛盾终归是堆积到临界点,就要爆发的。不是这杯牛奶,也会是明早的早餐,永远无法重合的日程,无法在众人面前牵起的手,同床却相异的梦境……太多了。她盯着那滩毫无意义的奶白色,一句“我们分手吧”在嘴里滚了好多轮,就是吐不出口。
可是他却率先低下头去。他蹲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拈起大块的玻璃碎片,又拿来了抹布,把那滩牛奶彻彻底底解决了,又站起来,经过漫长的一两分钟,端来了一杯和刚才一样的冒着热气的牛奶。
她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应该发脾气的,像昨天那样发脾气,应该冲着自己吼“分手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温柔地处理好一切,温柔地端来一杯热牛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明明发生了。她已经顾不上自己的胃痛,错愕地盯着他的脸。明明碎了,明明洒了,明明……
“喝吧,不然痛得会睡不着的,这么晚了。”他又伸了伸手臂,这回她没办法拒绝了。她慢慢地喝着那杯牛奶,却感觉到他的手覆了上来。他蹲下来平视着她,说:“果然胃痛了手就还是这么冷。”
“敖子逸……”她叫他的名字,想让他别再固执于她的胃痛,他却定定地看着她,抢了话:“是我不好,对不起。”
她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无数个独自赶稿的深夜,她都很想他,特别想。她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是在舞台上,那时他的眼睛,和现在看着她的这双一样亮。因着无数的想念,她开始讨厌他了。都是他不好,是他的错,我才会这么痛苦吧,她想。
可当他真这么说了,真道歉了,她又完全想不起要责怪他了。他何罪之有呢。追求梦想,何罪之有呢,错的只是我而已。
“是我不好。”她站了起来,他也跟着她站了起来,“我们……”
还不等她把“分手吧”三个字说出口,他就吻住了她的嘴唇。这一刻她才明白,这仿若角斗场的姿态,她输得一败涂地。
“杯子可以重新拿,牛奶可以重新倒。”这个牛奶味的吻没有很久,他就放开了她,用手指拂去了她的眼泪,“可是没有你,这杯牛奶,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评论(5)
热度(93)
© Garde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