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et liberté.

[Unnatural/堂澄]Loneliness Circulation 05

*原剧向+循环人生

*终于把5生出来了

@blaaaack 5出来了6要开始啦!

*本章可以搭配我老公的生生-林俊杰作为BGM食用

*前文请戳   01  02  03  04



05

三澄觉得额头还有着一些钝痛。

是把头磕坏了吧?所以听错了他的话?

她抬起头来,带着一脸的疑惑:“中堂医生刚刚说什么?”

“和我交往。”

这下三澄算是听清了,连带着他脸上细微的表情,也看得一清二楚。

“中堂先生是在逗我吗?这马上就要开庭了,没头没脑的你是在说什么……”

“我是认真的。”中堂急急忙忙地打断她,又做了一次深呼吸,“和我交往吧。”


三句「和我交往」。不合时宜,毫无头绪,突如其来。

三澄看着他的眼睛,回想起那天,她问他:“想见夕希子小姐吗?”他靠在沙发上,神情复杂,嘴角还带着一抹笑,她本以为他要说些什么话,却只听得他喉咙里蹦出一个理所当然的“嗯”。

夕希子是他仍旧存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他会为了她去尽力追查,杀了宍户,甚至感叹“是不是因为我的执念不够深才见不到她”。

那一刻,三澄的心里微妙地酸涩了起来。就是那么一点酸涩,让她知道了,原来她是在用这种方式在乎他。

是用微小的、没有未来的情意在意他。


真糟糕啊。

就算不知道他为什么说出了这样的话,可是这样一句“和我交往”还是扰乱了她的心绪。

19天的循环,她等来的是这个循环里,他的表白。

她的眼泪突然在这一刻积蓄起来,毫无理由,惊得她慌忙地眨起眼睛,又用手抹去流出来的眼泪。

中堂弯下腰来,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就哭了啊。”他摸了摸她的头发。

“中堂医生是怎么就要跟我交往的呢。”三澄的头埋在中堂的肩膀上,声音闷闷的。

出乎她意料的是,他停顿了。没有说话。过了沉默的几秒钟他才说:“还会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啊,笨蛋。”

“不,即使是喜欢也太奇怪了。”三澄仿佛恢复了冷静。

这两日的内容偏偏决定了,中堂就算是喜欢自己,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要自己跟他交往。

三澄冷静地推开了中堂,按住他的肩膀:“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先把开庭的事情搞完吧。”


坐在法庭上,三澄懒得去听听了好多遍的内容,思绪神游起来。

今天的中堂与从前有着极大的不同。从前九个循环里的中堂,是坚定的、痛苦的、狠绝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

他的眼神里突然开始出现迷茫了。看着她的时候,眼睛里也开始出现了湿乎乎的情绪,就像是三澄自己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

审判结束之后,该跟他好好聊聊了吧?三澄想。


果然,审判结束之后,中堂看起来也对这结果毫不上心。太奇怪了。

就当她打算邀请他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他急匆匆地说:“现在审判啊开庭什么的都弄完了,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交往的事情了吗?”

“那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三澄问道。


普通的居酒屋,好吃的刺身,两瓶清酒。

“所以呢,中堂医生是因为喜欢我才要跟我交往吗?”三澄喝下一小杯酒,眉头紧了一紧,“而且还这么急匆匆的样子。”

中堂也喝下一口酒,面露难色,缓缓地说:“如果我说,我是在做一种尝试呢?”

“试着忘记夕希子小姐吗?”

这不是一件坏事。三澄想。中堂如果真的想忘记夕希子,那么他很有可能也会放弃这个循环里所有的预设走向——杀人,自杀。

可是为了忘记夕希子而跟自己在一起。自己呢?


三澄没有拥有过什么完美的爱情,那一点点对中堂的情意都快要被这循环的无情磨灭干净了——

为了让他不死,接受这样不爱自己的恋爱。

可他还是有点喜欢自己的吧?


她抬起头看他的时候,他刚吃下一个刺身,被她这句话问得差点梗住,连忙把嘴里的东西吃掉才说:“不不不,是另一种尝试。”

“另一种尝试?”三澄不懂了。


“如果我说,现在我似乎是处在一种奇妙的时空里,你会相信吗?”


>>>

中堂无论如何是下定决心要告诉三澄,自己在循环里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堂痛恨无解的谜题。这世上所有事情总归有解,比如红色金鱼的谜题,他最终还是找到了解,虽然最后可能无法让那个解得到应有的惩罚。

可是循环世界是难以有解的。他想了很多办法,也一一去实施,最后发现那个解似乎就在他触手可及,但永远触碰不到的地方。

他原本不想告诉三澄,在循环开始之前,他失手杀了她——不对,应当是她自己选择了死亡,借了他的刀,结果将他推入这个循环。这件事无论如何表面上还是十分残酷的。

如何让三澄免于死亡,如何击碎让自己和她都想「破碎」的念头,如何逃脱循环……这些事情的解,中堂都想去寻找。

在这个循环里跟三澄挑明,也许不失为是寻找解的第一步。和她相爱,可能是另一种寻找解的路径。


说完那句话,他原本以为三澄脸上会露出疑惑的表情——毕竟他连解释的腹稿都打好了。

然而没有。三澄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她思索良久,缓缓地开口了:

“你是不是,一直在经历同样两天的事情?”

“我是在经历同样的事情,但我在重复同一天。”中堂解释完才发现不对劲,瞪大了眼睛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什么两天?”

“你大概很难相信……”三澄面露奇妙的神色,“我也在循环。我循环12月8日和9日两天。”

“那你经历过的循环里,我有没有杀死过你?”中堂沉默,然后艰难地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三澄疑惑地说:“没有,从来没有。每一次你都是……”说到这里她有些哽咽,“每一次你都自杀了。这可能是我存留在循环里的原因。”

中堂觉得哪里不对。那他杀了三澄的那个8日9日,是丢失在时空的哪个角落里了吗?她怎么会不知道那两天的存在?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中堂把自己能够记得的自己经历的循环里和她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通通都告诉了她,然而三澄对于这些事都是面露疑惑,完全不记得。

她说:“今天是我进入循环的第十九天。”

“会不会,你一直在你的十九天里循环,然后不会记得之前每个十九天的事情?”中堂摸了摸下巴,说出了一个绕口的推论。

“我知道了。”三澄垂下头去,“我现在就像我之前经历的循环里的你。脑中只留下对方进入循环前自己的经历和记忆。对方会存留每次循环的记忆,自己不会。”

“明天你就会忘记今天,是这意思吗?”中堂问道。

“是的,明天我就会忘记今天,就像现在的我不知道你曾杀死过我一样。”三澄抬起头来,中堂发现她的眼睛里居然有些释然的情绪。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所以那天你推开那个人自己迎上我的刀,是因为经历了太多次这种循环吗?”

“如果要留下一个人,那中堂医生还是留下吧。”三澄嘴角带起一抹笑意,“我就是这么想的。我救不了你,不如我来打破这个循环,自己去死。”

“每个进入循环的人都想以死结束吧。以为这就是解了,其实会把下一个人裹挟进循环里。”中堂若有所思地说道,“死不是正确的解。”

“所以你说的这个,循环世界正确的解,又该是什么呢?”

三澄的发问将中堂从思考中拉了出来。

“我不知道。”中堂诚实地摇了摇头,“所以我说,交往是为了做这样一个尝试。”

“啊,所以中堂医生不是真的喜欢我啊。”三澄笑着感叹,语气里带着一丝丝中堂难以察觉的失落。


交往并不只是为了寻找解。中堂想。

是真的喜欢吗?

中堂定定地望着三澄。她似乎像是掩饰自己的情绪那样望向别处,端起酒杯来小小抿了一口。

他想起自己循环的第一天,看到三澄活生生的站在解剖室门口,那一刻他脑子里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想好好拥抱她。」

想让她活下来。想紧紧抱住她。想和她一起逃离这个可怕的时空。

想对她说:「如果这一切都结束了,就相爱吧。」

想吗?这一切都想做到吗?是真的喜欢三澄吗?

「这些问题倒是有肯定的解。」中堂想。



他们走出居酒屋的那刻,三澄走在前面,中堂走在后面。

「想好好抱抱今天的三澄。」

他加快脚步赶上三澄,从背后抱住了她。

“中堂医生……”

“别动。”他轻轻地说。

他感觉到她的眼泪打在他紧紧拥住她的手臂上。温热的。

“中堂医生。”她的呼吸因为哭泣有些凌乱,“循环真的好累,我想离开了。”

“不要。”他的语气里带着说一不二的固执,“你不能死。不然我留在这个时空里,也失去了意义。”

“被你杀死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吧?”三澄的声音特别轻,“她好勇敢啊。”

“我们一起,找一个办法,逃脱循环。”中堂将三澄转过来面对着他,“这样不是更勇敢吗?”

“原来中堂医生也是这么不现实的人呢。如果我们找不到办法怎么办?”三澄努力别过头去不让他看她哭的样子。

“你愿意跟我一起努力吗?”中堂深呼吸,又狠狠抱住了三澄,在她耳边说,“这才是找办法的第一步啊。”

三澄沉默着,像是在调整呼吸,可中堂等不了了。

“我喜欢你。”他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所以你这家伙说的什么我没有真的喜欢你都是废话。

“这次不要只是战友了,我们需要彼此支撑着不要再有死的念头了。

“不想要彼此死就是因为喜欢吧,笨蛋。”


中堂自己的三句话,仿佛帮助自己把这其中的逻辑捋了个彻底。

此前的他一直有些疑惑,对三澄的那种感情,究竟是因为想要让她活下来才去喜欢她从而要用情感束缚她,还是因为喜欢她才想让她活下来。

这样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他突然找到了答案。

不只是想要活着,是想要好好相爱,才想活着。

他突然感觉到,三澄抱他的手臂收紧了些。

他听见她闷闷的声音。

“那我们,一起吧。”


>>>

三澄坐在书桌前,打算落笔把今天的事都记下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十二点了。

记忆快要消失了。十二点之后,又是“第十九天”的,没有今天记忆的三澄了。

不可以。


中堂送她到家楼下的时候,她说:“中堂医生,今天又要过去了呢。”

“明天又会跟你见面的。”今晚的他比起平日温柔了那么一些。

“今天的美好,明天的我不会知道的,”三澄叹了口气,转过身去抱住中堂,“所以请你一定在明天,在无数个以后的明天告诉我,像今天一样告诉我今天你说的所有话。”

“明天来个最棒的约会怎么样。”他低下头来,耳朵蹭上她的头发。

“好啊。”


不可以。不可以忘记。

「我要和中堂医生一起,逃脱循环。」

「我想跟他好好地在一起。」

她的笔尖离开纸的那一刻,书桌上小钟的指针悄然转过了十二点。

与几秒前截然不同的三澄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纸上的一切,眼神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啊,今天有和中堂医生的约会。



TBC

评论(27)
热度(91)
© Garde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