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et liberté.

[Unnatural/堂澄]迷迷糊糊的早安吻

*与 @默寻 合写的早安吻下篇 上篇在这里

*中堂先生也太自作多情了其实三澄女士只是迷迷糊糊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三澄女士还是脸红了诶嘿嘿


三澄美琴没有睡好。
烦死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窗帘还拉着,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漏出来,提醒她已经是天亮了。她习惯性地把手往旁边一拍,却没有拍到那个厚实的身体,只拍到了被子。原本维持着形状的被子被她这么一拍迅速塌陷下去,她的指尖也触到一些他留在床上的温度。
中堂已经起来了吗?他为什么不叫我??
三澄不满地把被子掀到一边,脚蹬到地上的拖鞋时才想起来,今天她放假。

对,就是因为放假。三澄揉了揉头,想起昨天晚上坐在床上跟东海林聊天。她的手指飞速地在手机屏幕上移动着,身边中堂早已经睡得七荤八素的了。
「诶美琴,我刚刚看了一个恐怖片睡不着了qwq」
「能把东海林吓得使用颜文字了那大概也是很吓人。」三澄嘴角含笑发动嘲讽攻势,不成想却被对面的人质疑了。
「美琴一定也怕的。」
「我一个解剖医怎么会怕恐怖片什么的!」
一个网址被东海林丢了过来,还说:「欢迎你等会加入吓得睡不着队伍。」

当然,号称“是解剖医而不会怕恐怖片”的三澄美琴,还是被吓得2点钟了还没睡着。
怎么睡着的呢?三澄坐在床边看着旁边床上凹下去的人形。
当然是死死地抱住一边的“什么也不怕让人超安心”的中堂医生。

前一晚睡得那么晚,梦里还时不常出现一些恐怖的画面,头简直痛到要爆炸了。
三澄站起来,凭着本能朝着卫生间走去,却直直撞上了一个不怎么硬的障碍物。
我记得这里没有墙啊,也不像墙的样子。三澄嘟囔着揉着前额抬头一看,中堂刚刚转过头来看着她。
哦,原来是撞上他了啊。
三澄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动不起来,因为还没等她分析出她十几秒前是撞到了中堂的肩膀,她整个人就被圈进了中堂的怀抱里。
“因为今天你休假,所以没喊你。”他在她耳边说着,把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
虽然你解释了我很开心,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解释,但是我真的有点想上厕所。三澄在心里咕哝着,推开他两条长长的手臂走进卫生间去了。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中堂已经蹲在门口系鞋带了。
她踢掉拖鞋把自己扔进沙发,想趁着他走了再睡个回笼觉,伸了个懒腰正在发呆,感觉视线前方有个人盯着她。
中堂啊。她迷迷糊糊地想集中视线,却看见他蹲在地上看着她像是愣住了的样子,眨了眨眼睛也没别的动作。
中堂要去上班了吗?连句话都不跟我说。三澄恍恍惚惚地想着,就看着他站了起来,装作在穿外套很严肃的样子,眼神还是躲躲闪闪的,开口说道:“早安吻什么的,现在没有这个时间啦,笨蛋。”

他说什么?
我没想要什么早安吻什么的,他还叫我バカ?
三澄困成一团浆糊的脑袋显然承受不住这么高强度的思考,因为一句バカ她还超级不满地抬头来惊讶地看着他。
他似乎没有接收到她的不满,反而是穿好外套跨了几步,直直走到她面前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吻就蜻蜓点水一般落到她不自觉撅起来的唇上,又很快就离远了。

他这是……给了一个早安吻吗?
三澄的脑子好像因为这个吻更清醒了一些,他在门口说了句“那我走了”,又干净利落地关上了门。
空气里还残留着他外套上UDI熟悉的味道,嘴唇上也有着牙膏的一点点甜味。
三澄坐在沙发上,觉得自己现在完全不想睡觉了。
他干嘛呀,先说自己笨蛋,又给一个那么让人脸红心跳的吻。
不过这倒是非常中堂系呢。三澄倒在沙发上,拾起一边的抱枕把通红的脸埋了进去。

-
一会去买点菜,给他做点好吃的吧?所长今天可别给他吃太多铜锣烧。



评论(15)
热度(211)
© Garde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