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et liberté.

[Unnatural/堂澄]草莓烟草 07【完结】

*原剧法医×法医+ABO设定

*想说的话都在最后呀

*谢谢大家的喜欢!!

*前文请戳  1   2   3   4   5   6




07

“美琴医生,刚才是要我拍手臂那里的伤痕吗?”“对,就是标了4的那里。”

“美琴医生今天不是很精神呢。”“对昨天没睡好~”

“六郎今天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哇!”“我们六郎很厉害的!”

久部六郎来UDI的第三个星期,面露羞涩地站在东海林和三澄之间接受着调笑,耳根都红了起来。

中堂站在不远处,看着三澄拍了拍久部的肩膀,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美琴医生。

啧,真是麻烦的家伙。

 

晚上加班后回家时,地铁上中堂突然抓住了三澄的手。平日里因为二人不想让他人知道正在交往的事情,中堂很少在公开场合牵三澄的手。他握住她的手的那一瞬间,三澄有些惊讶,但因为是在地铁上而不是UDI也就由他去了。

三澄用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拇指在手机屏幕上规律地滑动着,突然line的提示音响了,通知里跳出「久部六郎」这个名字:

「美琴医生好像是把报告落在办公室了?」

三澄划下通知栏,打开了对话框界面,回复道:「啊真的吗?」

「不是说今天要拿回去研究其中一个问题吗?我刚才回办公室拿东西在美琴医生桌子上看到啦。」

「啊我真是粗心呢……那就只能等到明天了……」

「东海林医生怕是要生气了(笑)那美琴医生早点休息哦!」

三澄还没来得及回复,就感受到中堂的手指在轻轻摩挲她的手指,还轻轻触碰她的手心,痒痒的。她抬头去看他,他问:“跟谁在聊天呢?”

不对,这语气不对。三澄敏感地想。他脸上甚至还挂着笑。他平时根本不管自己的社交,就像她也不管他的一样。

挂着似有若无的笑,问起自己在聊天的对象,这还是中堂系吗?

 

但是在这方面还是缺了根筋的三澄被中堂一路牵着回到住所,门一关上,他的吻就盖了上来,一改最近的温柔缱绻,变得有攻击性了起来。他略狠地吮吸她的嘴唇,又轻轻咬了一下,带起她无意识的哼叫,被他的吻封在喉咙里。

她终于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放开了她,嘴唇顺着她的下巴滑到脖颈,毫不留情地在锁骨位置留下一个红印。

他的脸埋在她的颈窝,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呼吸的温热气流带起源自脖颈的电流感,让她微微颤栗。

还不等她问问自家恋人今天为什么这么不正常,他就在她耳边低低地说:

“我们上次临时标记是什么时候?三个星期之前吧?味道都快消失了。”

三澄怔了一怔,算了算日子的确是的,但他从没有因为临时标记马上要消失而不安过。

他今天的确是不安的。三澄想着,努力地在脑海中寻找让他不安的缘由。

记忆在三周的时光里游移,一股海风味突然闯进脑海,三澄就明白了。

“你吃醋了?”三澄觉得好笑,但还是认真地问道。

“今天你可别被我干哭。”中堂没有正面回答,反而像是甩下一句挑衅,抱起她就向卧室走去。

 

今天他发力确实比平时猛,带着她一鼓作气冲上高点,她就算心里憋着股劲却还是在高声呻吟的时候落下眼泪来。他带着胜利者的得意微笑吻去她的眼泪,下面还没抽出来就咬上了她的腺体,她仍旧停留在高潮的抽搐痉挛,没有顾及今天既没有带套、也没有外射、完事以后也没拿出来这件事情。

她扶住他的背用力喘息着,听见他说:

“你会走吗。”

“我今天还是在这里睡啊……”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他的手指在她的背上移动着,柔弱地画出无意义的形状。

“谁他妈问你今天。”他说,语气里少了平日的恶狠狠。

她摩挲着他的背,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不会走的。”

她不知道他的这种不安全感从何而来。可能是因为糀谷小姐的不辞而别吧。她只能把他抱得紧一点,再紧一点,让他能觉得安全一点。

 

 

海风和烟草味,确实不是很搭,大概是因为中堂“可能吃醋了”这件事,三澄放了更多的注意力在久部身上了——要知道久部到底做了什么才让一向云淡风轻的中堂在意了。

自从和中堂进行稳定的临时标记之后,三澄对其他alpha的信息素味道就没有那么敏感了,至于对久部的印象,除了第一天第一次闻到海风味之外,就没有把他当做是一个alpha吧。

这天楼下分析室的小姑娘上楼来送报告,喊了一声三澄医生,三澄站起身来刚打算去接,就被坐得更靠近门口的久部截了胡。三澄眼睁睁地看着久部对那个omega小姑娘笑了笑以表谢意的时候,小姑娘的脸突然一下红了,只是点了点头就冲出去了。那时候三澄好像才有一丝丝地意识到,久部似乎是受欢迎的。

海风味是什么样的呢。三澄微微闭上双眼,呼吸了一口空气。海风味里带着海盐星星点点的咸味,沁着一丝丝白桦树味道。和楼下那位小姑娘的薄荷味倒是很配,三澄模模糊糊地想着,被空气里突如其来出现的烟草味扰乱了呼吸,睁开眼来。

若说起来,三澄最初被中堂吸引,就是因为他这独特的信息素,层层叠叠,克制又性感,凛冽又温柔,正如他本人一般,反差斐然。三澄忘记是何时听说了一种说法,遇见命定的alpha时,会不自觉被他的信息素吸引。彼时三澄自然不相信这种鬼话,也不相信每个omega都有所谓的自己命定的alpha。

遇见中堂是个大概率的偶然吧。她持着和中堂同样的气息、同步的呼吸,看着中堂向她走来,眉毛在刘海下微微的蹙起来,似乎是知道了她在做什么关于久部的自我实验。

 

三澄从不信命。可是人生总是有偶然和惊喜,比如中堂。

她扬起头来,冲他开心的笑了笑,他似乎是被她灿烂的笑容闪到了,轻轻骂了一句:“傻瓜。”嘴角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除了久部本身就是个alpha,大概还有久部对自己的称呼。「美琴医生」。说起来三澄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生活中只有中堂一个人倔强地不叫她的名字,“你这家伙”来“傻瓜”去的,别说美琴了,“三澄”两个字都没好好叫过。

吃的哪门子醋呢。Alpha真难懂啊。三澄摇摇头,眼神不自觉飘到久部的方向,久部看到她一看过来,眼神躲躲闪闪地看到远方去了。

三澄的心里有了些疑惑。如果说中堂作为alpha的自觉感受到了久部的威胁,那可能真的是中堂的感觉出了问题。久部作为alpha,每天在三澄和中堂旁边来回晃悠,就算三澄身上喷着香水,也不可能闻不到自己身上因为临时标记出现的另一个alpha的味道,这味道还是明明白白就来自中堂的。

 

三澄的感觉还是出错了。她绝望地看着下班后在办公室堵在她面前的久部。

“美琴医生,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就……就当是为了庆祝今天解剖很成功?”久部站在三澄面前,直视着三澄的眼睛,耳根红红的。三澄盯着他红红的耳朵,知道中堂在她背后不远的地方,根本无法回过头去,只能跟久部打太极:“我今天晚上有约了,不好意思哟。”

“那明天呢?”久部脸上很快染上了一丝失望,却又不屈不挠地接着问道。“明天……”三澄更加明白了,久部就是想要约自己吃饭,她可以给明天编造一个借口,却知道他一定会问后天。

借口总有穷尽的时候。

就在三澄拼命寻找解决办法的时候,中堂从身后走了过来。“还不走?不是说好了吃饭的时候讨论一下报告吗?”

他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手下微微使了些力气。三澄知道他的意思,立马换上无奈的笑容:“是是是,中堂医生好不容易答应我合作了,我马上收拾好哦。”三澄低下头去拿起座椅上的包,抬起头来对久部报以一个抱歉的笑容,还没等到久部做出什么反应,三澄就挎着包哒哒哒地追已经走远的中堂去了。

 

下班高峰期的地铁里很挤,人和人之间缺乏空隙,在密闭的车厢里产生复杂又难闻的气息。

三澄被中堂拉着手腕沉默地上了地铁,又被带着挤着到了车厢的角落。中堂用手臂给三澄圈出了一块地方,足以让三澄抬起头看看他的眼睛。他眼睛里的情绪变得很阴郁,三澄想。和第一次在酒吧遇见时的眼神一样,复杂又难以窥探。

是三澄先进的家门,中堂跟在她后面。什么时候中堂给她的钥匙呢?应该是确定关系后的几天吧。三澄努力地回想着,手上的钥匙转了几圈,门锁发出沉闷的咔嗒一声,她就先走进了屋内。

她听见他走进来,换鞋,放下包,关上门。门关上的那一瞬,三澄甚至有种错觉,今天的门和中堂的情绪简直是如出一辙,关上的声音都比平时闷了几分。

还不等她想完这些有的没的,面前就笼罩上一片阴影。熟悉的烟草味以独裁者的姿态在空气里蔓延开来,他的吻也就在此时毫无悬念地来临。

今天久部的所作所为不仅让三澄知道了威胁所在,也更实实在在地让中堂感受到了不安吧。三澄想着,竭尽全力去用自己的吻让他平静下来,结果反而适得其反。

2000+大车 上车请注意 请拉好扶手

“你知道吗?”在等着结消退的时间里,三澄突然说话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和一个alpha成结标记。我以为我就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了。其实我也没有很讨厌这种关系。”

“我也是。”中堂握了握她的手,“当我发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爱你了。”

三澄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身体向后缩了一缩,脸却红了起来:“中堂医生原来也会这样说话啊。”

“是你说我们都没说过我爱你的。”中堂撇了撇嘴。成的结消得差不多了,中堂想要将自己从三澄身上撑起来离开,却被她一把拉住,抱得紧紧的。

“我爱你。”她说。

 

第三天,中堂和三澄是手牵手走进UDI的。

东海林先远远的隔着走廊看见他们,连忙走过去:“哎呀你们俩怎么昨天一整天都没来啊遗体还在冰柜里呢……”话还没说完,东海林一脸无法形容的惊讶,“你你你你你们俩怎么回事?”三澄举起中堂的手:“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呀。”

“两位解剖医在一起了?”神仓所长听到东海林在外面大呼小叫,跑出来一看,脸上露出略显惊讶的笑容,久部站在他身边,应该是明显感受到了三澄的变化,脸上挂起了略显遗憾的笑容。

“我是omega,他是alpha,我们正式成为彼此的伴侣了。”三澄站在中堂身边,说出了这句想了很久的话。在beta居多的工作场合,他们从未表露自己的身份,此时此刻,三澄需要一些仪式感,来给将来的生活画上起始符。

中堂紧紧握了握三澄的手,冲她笑了笑,俯下身去在她耳边说:

“那结婚的日子,可以定一下了吗?”

 

END

 

「You always leave me wanting more

I can’t shake my hunger for

Strawberries and cigarettes

Always taste like you.」

——Strawberries & Cigarettes, TroyeSivan

 

 

 

 

对草莓烟草,我可能还有些话想说。

一开始是因为想要开ABO的车才写的,以至于第一章写完都不知道后面该写什么。在认真研究过ABO设定之后,我突然觉得,所谓的ABO性别社会,相较于我们现在的社会,对于性别和性取向更加的严苛,偏见更多。所以我才写出了这样的中堂和三澄。

越写越发现——我那么高尚干嘛哈哈哈哈都没有在好好谈恋爱。

总之草莓烟草不算一篇好文,最后我还是码了2000+的大车在最后,以期彻底把它变成个R18肉文(bushi。有在看这篇文的朋友们,喜欢它的朋友们,很感谢。

我也很久没有给同人写这么长的而且是写完的文了。左下角提醒我的总字数是25000+,不禁感叹堂澄魅力无穷。希望堂澄在这个ABO的世界里能够开开心心。

这篇文的txt完整版我放在网盘里了,点我获取,密码:19j8

祝大家生活愉快!!~

评论(27)
热度(202)
© Garde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