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et liberté.

[Unnatural/堂澄]好景

*婚礼当天

*想写格调甜饼(没有不存在的不沙雕就很好了

*短打 草莓烟草需要换脑子随便写的

*BGM:야경(夜景)-脸红的思春期(这歌太好听了我就很想写婚礼)



>>>

“美琴你在干嘛啦!还不过来,知道穿这套衣服多辛苦吗!”东海林拍了拍膝下的榻榻米,冲三澄喊道。三澄只是站在原地,冲着那身被东海林摊在榻榻米上的白无垢,有些走神。

白无垢的穿着步骤和普通和服类似,只是外面的打褂实在太重了,拿回妈妈定做的白无垢时三澄差点被压了个跟头。

“这么重的吗?”三澄重新抱好着物盒抱怨了一句,妈妈却认真地点点头:“这可是一段新生活的开始呀。”

三澄算不算是个特别有仪式感的人呢?至少要比自己的新郎有。三澄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白无垢拿回来的时候,三澄特地打开来给中堂看了一看,中堂只是撇撇嘴:“不是我说,为什么结婚要穿纯白的和服?看上去就很不吉利的样子。”“有个说法是,告别和祭奠过去。”三澄的手轻轻地抚过腰带,抬起头来笑了笑:“所以我特地选了白无垢,本来也是可以穿别的颜色的打褂或者振袖的……”“挺好的,白色。”中堂很快改口了,“很适合你。”“西式礼服也还需要一套,那套就不是白色了。另外你的和服你妈妈去做啦,还没出来,她先告诉我了。”三澄盖上盒盖把盒子放进了衣柜深处。


三澄蹲了下来,摸了摸东海林放在矮茶几上的角隐,委屈地说:“东海林你还凶我。”“这可是你结婚啊美琴小姐,你怎么这么不急不慌的,你知道这套衣服穿起来要一个小时吗。”东海林拿起了襦袢,“快快快,站起来把衣服脱了。”

三澄满心盛着喜悦,站了起来。

举行婚礼的地方是一座二层日式小楼,处在一个院子里,三澄站起来的时候顺着窗户向外看去,秋日的黄色树叶顺着风飞了起来,阳光还是斜斜的,透过树叶的缝隙落下来。

订婚期的时候,正是一年前,也是和现在差不多的天气,爸爸妈妈秋彦和中堂的父母坐在一起,中堂和三澄坐在长桌的最末端。家人们和和气气认认真真地在讨论婚礼的日期、婚礼的地点、宾客数量和披露宴的细节等等,三澄却不知不觉神游了,目光转了又转,转到了中堂的脸上。

中堂正在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商讨,没有感觉到对面未婚妻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这里。三澄的手越过桌尾摸索到了中堂的小拇指,接着是无名指。中堂感觉到了,看向三澄,把她的手一把抓在手心,像在课桌下偷偷牵手的高中生一样,缓缓转成十指相扣。

三澄偷偷地在心里想:啊,原来中堂医生也可以这么浪漫哟。


“要穿打褂咯!”东海林拍拍三澄的肩膀,拿起了打褂,“我天,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衣服这么重……”“像穿了一层棉被一样。”三澄撅了撅嘴。“所以选在秋天真是明智啊,美琴妈妈也是这么想的吧?”东海林捞起了打褂的领子,把袖子展了出来让三澄的手臂伸进去。带枕在后背把打褂撑出一个方正的形状,三澄缓缓地转了个圈:“怎么样?”

“看起来像是中堂美琴的样子了。”东海林沉吟良久,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评价,但「中堂美琴」四个字还是让三澄悄悄红了耳朵。

三澄是背对着门口的,此时此刻,她突然听见了足袋在榻榻米上摩擦的声音,转过身去,就看见久部推着中堂的肩膀在往房间里走。中堂的和服是黑色的,袖口和前襟的家徽绣工很好,三澄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那个小小的圆徽,完全没有听见久部和东海林在说自己身上这套衣服的事情。

就在这时,中堂开口了。“果不其然,你穿白色真的很好看。”他的脸上居然挂起了一点点羞涩。

三澄抬头细细地看他。和她自己不同,他已经全部收拾妥当了,她还剩下妆和头发没有弄。婚礼之前他特地去剪了头发,发型师问要做什么发型的时候,三澄一下子把他的刘海掀了起来:“你觉得这样怎么样?中堂医生也尝试一下没有刘海的样子嘛,明明额头就很好看。”“不要。”中堂果断的拒绝了,但顿了一会还是说,“把刘海剪短我可以接受。”

现在她无遮无拦地直视着他的眼睛,看他眼睛里倒映出的自己,东海林忍受不了终于在身后大喊:“你们俩一会仪式上可以随便看啦!现在美琴要把其他地方弄弄啦,你们两个男的出去出去。”

“诶,可不是我要来的,是中堂医生非要……”“你话他妈的怎么这么多。”中堂拖着久部迅速地离开了房间,远远地还能听见三澄和东海林的笑声。


原来结婚就是这样的吗?中堂坐在房间里的凳子上,有些恍惚。

日子过得很快。结婚这事,本以为九年前就能完成,结果兜兜转转,他娶到了自己的同事——

他和三澄的关系,是怎么从同事转变到恋人,又马上要变为夫妻的呢?用三澄的话说,从同事成为恋人之前,他们先是成为了“分享彼此秘密的伙伴”,才能够成为恋人的。

中堂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个子小小、笑容灿烂的女孩子,会让自己终究说出了“交往吧”这种话。他记得那时的三澄脸上挂着一丝惊讶,随后笑了起来。在那个UDI楼下被洒满了夕阳的傍晚,三澄说:“中堂医生终究是在我之前说出这句话了。”

她的笑比世间所有的夕阳和晚霞还美。美得他直接走上前去拥住了她,感受她的头靠在自己心脏的位置,听见她笑着说:“中堂医生,你的心跳很快哟。”


听说他们准备要结婚了,UDI的各位都特别激动,久部和东海林被邀请做了披露宴上的伴郎和伴娘,三澄也诚挚地对着神仓所长鞠了一躬:“希望所长能来当证婚人。”所长激动地都快哭出来了,只会连连点头。

对UDI这样一个地方来说,接触生死、告别逝者已经是常事了,所里结婚这种喜事还是头一回。东海林和美琴妈妈成立了一个准备小组,经常商议婚礼准备的事项,久部和坂本则每天继续着监督中堂更改言语习惯这一重大使命。等到了婚礼前一个月,三澄和中堂才发现,他们基本上就负责忙所里的工作,至于婚礼那些繁琐的事项,家人朋友基本就没让他们动手。

“毕竟就你俩这么工作狂,婚礼交给你们也弄不好。”东海林摆了摆手,“我们都是大好人,记得感谢我们就行了。”


中堂穿上白色的草履,刚一走出房间,就看见了穿戴完整的三澄。她的短发没办法盘起来,但还是梳成了传统的样式,角隐配上了装饰的花朵戴在她的头上,衬得她的妆容格外清新,若是穿上浴衣,中堂几乎要以为她是踩在夏日祭沙滩上的少女。

“怎么啦中堂医生,看傻了?”东海林打着趣,中堂窘迫地摸了摸别在腰间的扇子,手都没地方放。

“走啦走啦,拍照去啦。”三澄为了给中堂解围,赶紧拉着东海林就要走,结果忘记了自己还没穿鞋,足袋愣是在木地板上打起滑来,整个人就要向后倒下了。东海林还没反应过来,中堂一个眼疾手快,就把快要摔倒的三澄捞了起来。

“你这家伙,急着走也要穿鞋啊,你这衣服又不允许你大步走路……”

“中堂桑,”三澄的眼睛眯了起来,“你叫谁你这家伙呢?”

“美琴,美琴。”中堂念着,扶着三澄去穿鞋了。



仪式是最传统的神前式,三澄看完之后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啊真的好麻烦啊……”“你们俩都是法医,这种职业,结婚还是要用神前式这种。”妈妈整理着一桌子的流程表,摸了摸三澄的头,“可不能嫌麻烦哟。”

原本念誓词时,前面要站着司仪或者祭祀,但是当誓词的卷轴被递到中堂手里时,一抬头,他们看见的却是神仓所长。“说好的我是证婚人哟。”所长笑了笑,眼里满是高兴,“开始吧。”

这可能是中堂读得最认真的一段话了。

他低着头,一字一句地读着,三澄跪坐在他身边,忍不住偷偷瞄了他好几眼。


ただ今、私達は大神の御前において夫婦の契りを結びました。これからは互いに心を一つにして変わらぬ愛情と信頼をもって助け合い苦楽を共にして終生変わることなく明るく清らかな家庭を築くことを固く誓います。

现在,我们在神的面前,约定成为夫妇。坚定地发誓从此以后,我们同心以坚贞的爱和信赖彼此互助,同甘共苦,共筑一个美好、正向的家庭。


酒已经倒好了。三澄捧起小小的酒杯,抬起头来,面对着中堂。

需要喝三口酒。三,一个多么好的数字,三澄甚至想到了自己成为三澄美琴之后的二十年,有多么幸福。一转眼,三这个数字,就要从自己的名字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姓氏,是那个自己每次叫起来,都很想拖了尾音因为会显得温柔的姓氏,中堂。

三澄美琴,乃至更早以前的雨宫美琴,再见了。

中堂美琴,你好啊。三澄认真地低头看了看杯子里映出来的自己的眼睛,笑着喝下去了三口酒。


把所有宾客送走,中堂穿着西装,三澄穿着粉色的礼服,二人坐在一楼外沿的走廊上,翘着脚,看着红叶又飞下来一片。

“妈妈选的这个地方真好看呀。”三澄忍不住感叹。

“不是我妈妈选的地方吗?”中堂有些疑惑,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叫我妈妈改口改得倒挺快,就是现在还叫我中堂医生。”

“你名字太短了叫起来不是很顺嘴。”三澄犹豫了一下,尝试着叫了一下,“系?”

“以后就这么叫了。”中堂坚定地说,“而且,以后UDI可就不止我一个中堂医生了。”

“东海林跟我说了。”三澄做出了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他们决定以后就直接叫我美琴医生。毕竟不能叫我中堂医生不是。”

“大家都要叫你名字了。”中堂有些不爽的样子,拉了拉三澄的手。

“美琴医生。倒是很顺耳。”三澄看旁边这个醋缸子又要打翻了,忍不住洋洋得意地笑了起来。

“不是三澄美琴了,是中堂美琴哦。”中堂终于找到了自己可以洋洋得意的点。

“好好好,中堂系医生。”三澄朝房子里努了努嘴,“所长他们在叫我们呢,走吧。”

三澄刚要起身,中堂就把她拉了回来,在她今天因为唇彩而闪闪发光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神前式不好,都没有亲。”中堂像是在抱怨一样嘀咕道。

三澄,啊不,中堂美琴女士闻言,笑着吻上了刚刚吻过自己的那双唇。


“我是你世界上唯一的中堂美琴了,你还非要这天亲吗?什么时候都可以呀。”


END


注释:

1.着物盒:装和服的盒子(我根据查到的资料瞎编的名字不要在意)

2.襦袢、打褂:和服里的部分

3.角隐:白无垢的帽子,相传是因为要提醒新娘子到了新家不要闹脾气,有犄角也要藏起来的。(女孩子为什么会有犄角啊喂)

4.神前式:日本传统婚礼的一种,内容基本来自知乎 传统日本婚礼是怎样的?世界说的回答-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822629/answer/192776000

5.“分享彼此秘密的伙伴”来自第十话TBS官方 十元arata的访谈


评论(14)
热度(186)
© Garde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