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et liberté.

盛夏阵雨01

题目是宇田多光的《真夏の通り雨》 一首我很喜欢的歌

国防生×英语生

前期校园 后期有点虐


01

晚上11点,王源桌上的台灯还亮着,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停滑动,眉头皱得很紧。屏幕上方,弹窗不断弹出来学姐的催促:

“王源,你歌什么时候选好啊,后天比赛就彩排了……”

王源瞥了一眼弹窗,手指在歌曲列表上的滑动也渐渐慢下来。

拉下通知栏,点进微信,回复学姐:

“我想了很久,就晴天吧。”

“我们源宝宝最乖了!南开音乐社就靠你了哟么么哒!”学姐好言好语又夸又哄,王源都不知道怎么招架,最后学姐终于说:“这两天早点休息吧,过两天就要比赛了哟!”

王源终于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机上《晴天》的歌词。最喜欢这首歌的,就是它的前奏,吉他缓缓弹出轻缓的旋律,他一闭起眼,好像就能看到夕阳温柔的颜色。窗外有夏夜的凉风吹进来,昏昏沉沉地,他耳机里重复播着吉他的声音,恍惚间,他仿佛要睡着了。

 

这次比赛是重庆市区高中之间的歌手比赛,以音乐社为主体推选参赛。在王源快要升到高二的这个暑假,马上要退任的社长学姐把参赛报名表交到他手上:“王源,这次按惯例,社里这一届退任之前推选出去参加乐林杯的人选,你全票通过。毕竟是下任社长嘛。”王源心里早有准备,冲学姐点了点头。

这个消息,王源告诉的第一个人,是他的同桌陈柠。陈柠笑了笑说:“就知道肯定是你啦。我们源哥,声音里就像带着薄荷一样。”

他犹记得,这个比喻第一次就是陈柠说出来的。当时他和陈柠去音乐社面试职位的时候,他唱了一首《残酷月光》。那天不少人唱这首歌,可偏偏王源的声音,让在座的人禁不住都聚精会神地聆听。收到通知成为声乐部部长的那天,陈柠说:“王源,那天是我第一次听你唱歌。”她停顿了一下,“真神奇,你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带着薄荷一样。”

“我打算唱《晴天》了。”他发了一条消息给陈柠,她应该也还没睡,马上回复:“天哪《晴天》!源哥一定能把这首歌唱到打败所有人!”

 

说起来,这种Flag还是不应该立得太早。

彩排那天的早上,王源一个人在家里反复练着这首歌,虽说今天是彩排,但是后天就要比赛了。就在这时,学姐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学姐?有什么事吗?”王源觉得事发突然,接起来问了一句。

“哎呀,王源,撞歌了。”学姐在电话那一头焦急地说,言罢还叹了口气。

“这……没关系没关系的,学姐你先别太着急。”王源开口便安慰学姐。

“组委说下午去彩排的时候你跟那个人商量一下,看看你们中间一个人换一下歌可不可以。你看……”学姐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王源知道学姐的意思,马上接话说:“可以的可以的,都能商量嘛。”学姐不放心地在电话里加了一句:“下午我也去,万一那个人欺负你非要你换歌怎么办。”王源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哪是那么好欺负的?”

今年的演出地点,在八中的礼堂。王源还没走到八中校门口,就被一旁窜出来的学姐猛地拉住了。“源源,听说跟你撞歌的人就是八中的!哎呀不会仗着自己是东道主欺负人吧……”“学姐你去年到底被欺负成什么样了哈哈哈哈,”王源看着紧张兮兮唠唠叨叨的学姐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男朋友不就是八中音乐社的社长嘛!”“哼,我去年就是被他欺负了!”学姐说到这里猛地站得笔直,“男朋友归男朋友,这笔账还没算呢!今年还想欺负我的小朋友那是没门的!”

一路说着,就已经走到了礼堂门口。学姐带着王源横冲直撞,直接找到了八中音乐社的社长。学姐一开口就数落起了学长:“我当时是不是跟你说你们学校选歌了跟我说一声?”“我忘记了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学长居然拽起了学姐的袖子晃来晃去。

王源看着这两口子拌嘴正觉得好笑,余光一扫,社长旁边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个拿着吉他的男生,手指轻轻的拨着弦,带出轻微却好听的声响。仔细听去,王源发现了。

是《晴天》的前奏。

 

相遇的那一瞬间,舞台上的灯光倾泻而下,他的侧脸被光芒点亮,吉他的弦反射出好看的色彩。

简单而重复的旋律很轻,遥远却清晰,仿佛很快就要消失,却一直萦绕在耳边。

 

学长注意到王源的目光所及,对王源说:“你就是南开的选手吧?嗯,是我们这个小朋友跟你撞歌了哦,你们要商量一下。先认识认识吧。”说完转头叫道:“王俊凯?”

那个原来弹着吉他的男生闻声抬头,清晰的面部轮廓突然闯进王源的眼睛,王源禁不住一怔,再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站到了对面。

“你好,我叫王俊凯,是这次八中的选手。”脸上带着拘谨却也令人舒适的笑容。  

“你……你好,我叫王源,我是南开的。”

“哟真巧你俩还一个姓。”学姐打趣,学长接过了话头,“那你俩好好商量一下,我跟你们学姐等会回来。”说着想要拉着学姐走掉,学姐转过头来对着王源做了一个抹脖子的表情,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王俊凯的方向,就被学长拉走了。

王源正觉得好笑,就听见对面的人清了清嗓子:“嗯……那个,你为什么要唱《晴天》啊?”

“好听呀。”王源笑了笑,“前奏好听。”说着看了看王俊凯的吉他。

王俊凯看到他看向自己的吉他,拨了一下,挑起嘴角笑着看他:“我弹一次前奏给你听?”

“好啊好啊!”王源刚才就被他轻轻弹着的旋律吸引,忍不住脸上满溢而出的开心猛地点头。

 

王俊凯调整了一下吉他的弦,又拨了一下试了一试,就弹了起来。他修长的手指在弦上拨动着,那熟悉的旋律就又一次回荡在王源的耳边。弹着弹着,前奏结束了,王俊凯却没有结束。到了该唱的地方,王源下意识地开了口。

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年就飘着/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荡到现在

短暂的停顿,王俊凯的声音接了上去。

Re So So Si Do Si La So La Si Si Si SiLa Si La So/吹着前奏望着天空/我想起花瓣试着掉落

唱完,王俊凯看了一眼王源,他心领神会的唱出了下一句。

为你翘课的那一天/花落的那一天/教室的那一间/我怎么看不见/消失的下雨天/我好想再淋一遍

王源原本想停下来,王俊凯的声音却温柔地覆盖了上来,两个声音却像新鲜的暴雨和风,不由分说地互相缠绕,彼此碰撞。

没想到失去的勇气我还留着/好想再问一遍/你会等待还是离开

 

吉他就到这里精确地停了下来。王俊凯扬起头来,眼睛里是被惊喜点亮了的明快:“王源,你声音……好特别,但是好好听啊。”王源不好意思地笑了:“谢谢谢谢,你唱歌也好好听!”

“我……还是把这首晴天让给你吧。”

“啊?”惊喜太快,让王源都没反应过来,“你说你不唱了?”

“我希望这首歌能给合适的人唱。”王俊凯把吉他放在一边,“我觉得你唱得很好听。”

“不不不,我觉得你更合适。”王源看了一眼吉他,“你吉他弹得这么棒,声音又这么好,舞台表现感觉一定比我好的。”

 

第一次听他开口唱歌,音符就像飘散在空中的肥皂泡,那么好看却又舍不得让它停下来,声线里带着独特的醇香,好像一本旧书,有着好多好多的故事。

 

一阵短暂的沉默。王源先说话了:“我们俩这么让对方,不如都不要唱这首了,你看怎么样?”

王俊凯背靠着座位,咬着下嘴唇思索了一会,抬起头看王源:“你真不要唱这首了?”

“我本来以为今天来要跟你火拼的哈哈哈哈,”王源说道,“既然都这么和气,不如都退一步,再另外选歌好了。”

“你要选什么?”王俊凯问道。

“告诉你干嘛?”

“万一又撞了不是很麻烦嘛。”王俊凯轻轻地笑了出来。

“哦对。”王源拍了一下脑门,“我忘了这茬。你打算唱什么?”

“我的备选是《不能说的秘密》。”

“我的是《她说》。”

两个人相视一笑。“你看,问题解决了。”王俊凯说道,又仿佛想起什么,“学长学姐呢?”

“得空腻歪去了吧。”王源笑道。

 

很久之后,他才发现,很多时候,他都享受和王俊凯相处的时间里,沉默的那些部分。仿佛他们的默契能代替他们说话,他只要看着王俊凯的眼睛,就够了,所有的言语都成为了无用之物。

第一次长久的对视,结束于学长学姐的打闹声。有五秒吗?可是王源觉得好像比一个世纪都要长。

他的眼睛是桃花眼。看着看着,就容易掉进去。这份容易,王源连控制都觉得难。

 

“王源?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学姐的问话把王源拉了回来。

“啊,学姐,我们都不唱这首歌了,都换歌。”王俊凯站了起来,对学姐说。

“对,我们俩都想把《晴天》让给对方唱,所以就决定都换歌了。”王源急匆匆地说,怕学姐误会了什么。

“这挺好啊,和和气气就把问题解决了嘛。”学长对王源说,“你学姐生怕我们八中欺负了南开,刚才差点没打我一顿呢。”

“你们唱什么?”学姐掐了一下学长的胳膊,又转过来问王源。

“他唱《不能说的秘密》,我唱《她说》。”王源看了一眼王俊凯,王俊凯正好看向自己,二人相视一笑,王俊凯也冲学长学姐点了点头。

“确定了就走一遍彩排吧?备用伴奏有嘛?”学长说着就张罗着让他们走彩排。

“学长,不用了,我有吉他。”王俊凯摇了摇手中的吉他,学长接话道:“一把吉他从头到尾,对《不能说的秘密》来说是不是太单薄了?”“我回去剪一下伴奏吧,今天先用吉他好了。”王俊凯说着,转过头来问王源:“你先来我先来?”王源的头还埋在包里,手一刻不停地动着:“我还要找一下U盘,”他抬起头来,“你先吧。”

 

布置了一半的舞台。只有基础暖黄色的灯光。音控台旁散乱的电线缠绕成令人心烦的模样。有工作人员拿着工作表在台下跑来跑去。

王俊凯就那么轻轻松松,拎着吉他上了台。身后跟着的工作人员搬了把椅子,他就拿着吉他果断地落了座。舞台上灯光下的王俊凯,把一切杂乱,突然都变成了另一种井然有序。

王源坐在第一排,听见身后的女生们小声嘀咕:“天哪那就是王俊凯啊!听说他就是下一届音乐社社长诶!”“长得好帅啊,不愧是校草啊……”

音响线插进孔里,音响发出“噗”的一声,紧接着是王俊凯的声音传来,“1,2,3,4,5,喂喂喂。”,拨动吉他弦的声音很突然却柔和地出现,一个前奏,就好像温暖了一整个礼堂。

王源需要微微抬起头,才能看清王俊凯的脸。唱歌的话筒立架有点高,他不得不尴尬地把脖子弯曲成奇怪的弧度,手上的动作却不疾不徐。

唱到一半,王俊凯就停下了。一旁的工作人员连忙跑上去跟他确认立架高度,王源就站起身来去音控台交伴奏。

 

站在台上,灯光笔直地打下来,他觉得眼睛有点发痛,下意识闭上眼睛。唱到副歌时再睁开眼睛,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眼前的一切,都被蒙上了一层光晕,像是加了暖色的滤镜色调。台下的人不是在奔忙着,就是在拿着表格和流程讨论事情,有讲话的声音,有写字的动作。

全世界,仿佛只有王俊凯,为他这首不会完整也青涩的歌停下了脚步。

 

他就坐在台下,位置正对着台上的自己,眼神不自觉地流露出认真,脚上不自觉地打着拍子,口型和自己不自觉地重合。

 

今后不再怕天明/我想只是害怕清醒

 

什么时候养成这个坏习惯,唱歌的时候一定要看到他?

王源后来说,大概就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认真唱歌的时候。


评论
热度(13)
© Garde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