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ur et liberté.

[天坑鹰猎/烨榕]纪念日要来点惊喜?

*婚后甜饼

*我终于要甜一回了!原剧不存在 我的烨榕还好好的!

*本文商姐大boss人设不存在只是可爱历史考古学家而已(⁎⁍̴̛ᴗ⁍̴̛⁎)

 

 

商雪榕很喜欢十月的北京。虽然她最喜欢的是冬天的鹰屯,当然这都是后话。

杨烨向来起得早,今天却赖床了,都怪张保庆昨天晚上拉他去喝酒聊天了。商雪榕拉开窗帘,突然照进来的阳光闪了躺在床上的杨烨一个措手不及。

“干嘛呀……”杨烨被打扰了睡眠,嘟嘟囔囔转了个身,商雪榕倒是站在窗前欣赏北京的秋高气爽,嘴里还说着:“你今天是放假,放假就在床上睡着了?”

杨烨又转回来,努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商雪榕的背影:“最近地质局特别忙……我都快累死了……”“明明就是张保庆那小子拖你去喝酒,你才这么要睡呢。”商雪榕绕过床往客厅里走,杨烨一个坐起,觉得商雪榕的语气似乎不太对。

他想起昨天和张保庆聊天,张保庆调笑地说:“杨烨,你怎么一结婚就妻管严,雪榕姐把你简直吃得死死的。”“我这叫尊重。”杨烨拍了拍张保庆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结婚了就知道了。”

不过最近杨烨确实在家活得很小心。都怪地质局工作太忙,商雪榕最近闲下来一直在家,而他老是加班,一开始晚回家她还给热饭,后来他回家就需要自己找吃的了。

婚姻生活似乎遇到了点危机。杨烨坐在床上,挠了挠头,好像挠出了一件事来。

诶,是不是结婚纪念日快到了?

结婚第三年,杨烨还能记得纪念日这茬。他吐了吐舌头,翻身下了床。

 

还是那句话,商雪榕很喜欢十月的北京,所以他们也是十月在北京结的婚。

结婚这个决定,做得也很快。险也探完了,金子也找到了,地质专家和考古学家一合计,是时候安稳下来了,于是通知了亲朋好友,那年的十月就结婚。

有些人好奇,这两个人怎么就走到一起了,张保庆他们却清楚得很。对勘探至关重要的一次下天坑,他们遇到险情,杨烨差点牺牲,关键时刻是商雪榕把他救了回来。

她坐在他床边,看着他闭着双眼的面容,等他慢慢转醒,她的眼泪就扑簌簌地往下掉。还不等她数落他,他就慢慢地坐起来,缓缓地把她抱进怀里。

这一抱,杨烨把商雪榕的一辈子,都抱了进来。

 

结婚的那天,他们上午去民政局领了证,中午就简单的在酒店摆了一两桌,来吃饭的也就是地质队、鹰屯的朋友还有保庆妈妈这种看着杨烨长大的。

如今杨烨回想起来,结婚那天实在简朴不过。晚上的饭是他俩一起下厨做的,简简单单几个菜,不习惯家庭生活的两个人却做得鸡飞狗跳,最后坐到饭桌上时,两个人对视一眼,脸红扑扑地笑了。

人生最如意是合适的时候遇见出生入死挚爱。杨烨觉得自己不仅如意,还幸福得仿佛飘在天上。

至于结婚前一天,梦到的惨烈故事和他们的悲伤结局,无比真实,仿佛发生过,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可他醒来,便是她睡在身边,床头柜上摆着两本户口本,等着另两本红本子的到来。

幸福不在于多,而在于触手可及。92年的秋季早晨,杨烨回想起那天,觉得自己想了句至理名言。

然而哲人杨烨的怀想下一秒就被杨太太的一声

“杨烨”打断了,商雪榕站在餐桌旁叉着腰:“早饭好了,你还发呆?吃不吃了?”

商小姐变成杨太太之后也很少撒娇了。杨烨有些忧伤。

 

眼下要紧的就是结婚纪念日赶紧好好哄哄杨太太。杨先生想了一圈,身边有没有什么浪漫高手,突然想起昨天说放假后在单位商量事情的简川。得,这放假里就见面吧。

“我说你啊,双休日你不好好休息,叫我出来干嘛……”简川哈欠连天,被杨烨正击后脑勺:“你给我出出招。”

“遇上啥事了?说给哥听听。”简川说着一只胳膊往杨烨肩膀上一搭,杨烨反而吞吞吐吐起来:“后天不是我和雪榕结婚纪念日嘛……你也知道最近单位忙,没怎么顾上她……”

“我知道了。”简川咧起嘴角,“你想趁结婚纪念日哄哄她?”“啊是啊,可我一点主意都没……”杨烨做出愁眉苦脸的表情,两个人火速开起了小

会。

 

日子过得白驹过隙,又过了两顿晚饭一顿早饭一顿午饭的功夫,后天就变成了今天。然而我们的杨队长,还是一点主意都没有。简川给他出过的主意写成单子够从他办公室的窗子铺到门口,杨烨却一条一条有理有据地否决了,简川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杨烨,杨大队长,你自己搞定吧,我不管你了。”

转机出现在他出门上班的时候。商雪榕帮他把包拿到门口,说:“苏阿姨昨天说保庆想吃饺子,问你要不要吃,我下午去帮着包哈,你今天要是不加班,回家的时候我可能还没回来。”

好的。杨烨一边点头一边想,今天要早点回家,要不就做顿饭给她吃?

 

请下了一会假,杨烨开始采购,说是要买菜,还没走到市场,就被一路上吃的留住了脚步。冰糖葫芦、烤红薯、小烧饼……全是她爱吃的,有时候在街上走,她还会为了根糖葫芦,像以前一样跟自己撒娇,他故意说不买就为了她拖着他手臂摇啊摇,然而这故意的时间不能超过10秒,不然她娇都不撒了,换成怒目圆睁,再加上一句咬牙切齿的“杨烨”。得,那就不是一根糖葫芦的事了,一个糖葫芦摊也不够。

不知不觉,一路买了好多七七八八的她爱吃的小吃,再从市场出来,他已经拿不动手上的东西了。多久没做饭了?想起这个问题,杨烨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回家不熟练地准备好一切,有样菜要炖一会,他着急地解下了围裙,估摸着她要回来了,想去买街角那里的烤红薯,这样她回来就能趁热吃到了。

“小杨啊,”买烤红薯的大妈认出了他,“你老婆呢?”“她今天迟点回来,我买好在家等着她吃。”自觉是好男人典范的杨烨笑着回答,拎着烤红薯走了回去。

一打开家门,商雪榕就气势汹汹地站在门口:“杨烨!我说过几次了不要把火开着出门!万一出事怎么办!”“哎我很快就回来了嘛……”杨烨辩解着,想起了手中的烤红薯,举起来在她眼前扬了扬,“给你买好吃的去了!”

“说到这我想起来了,”商雪榕回身指了指堆了一桌子的吃的,“你买这么多吃的干嘛呀,还做饭,我去包饺子还会带饺子回来的呀晚上不是没吃的……”

“雪榕,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好好想想?”杨烨挑了挑眉毛,换来商雪榕一脸的疑惑:“什么日子?”

还不等杨烨说出来,商雪榕就笑了:“我知道了,我开始正式受你气的日子。”

“这不是为了让你不生气,我做了好多准备呢。”杨烨冲到桌边,拿起了红彤彤的一串,“你看,你最爱吃的糖葫芦!”

 

出乎杨烨的意料,商雪榕慢慢走过来,搂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来,亲了他的侧脸。让他想起那个飘雪的夜晚,温暖的房间,她就是用这个动作,偷走了他的心。

“第三年了,我还以为你没心没肺呢。”她胳膊还搭在他脖子上,对他笑了。


评论(15)
热度(53)
© Gardenia | Powered by LOFTER